方丈和尚-明靄法師開示語錄

懺悔的修行觀

恭錄方丈和尚明靄法師開示語錄

各位法師、護法居士大家好,阿彌陀佛。歡迎大家回來參加這次的盂蘭盆法會,今天的盂蘭盆法會由常住法師帶領著大眾諷誦三昧水懺,這部《三昧水懺》記載悟達國師曾作過十世修行的出家人,他的修行各方面都很莊嚴,非常的優秀,是一位高僧大德,皇帝對他是很恭敬,有一次皇帝用水沉香做的九龍椅供養悟達國師,在當時的悟達國師生起了慢心,覺得自己就是這麼有修行,皇帝對他才會這麼恭敬,供養他這麼珍貴的九龍椅,就是因為如此才讓冤親債主有機會找上他,
冤親債主是如何找上他的。

在往昔有袁盎與晁錯,只因一句話讓皇帝錯殺腰斬晁錯,晁錯心懷怨恨,因此生生世世就是要報復袁盎,此瞋恨之心非常的大,生生世世尋找那個害他被皇帝腰斬的仇人就是《三昧水懺》裡記載的懺悔主悟達國師,悟達國師出家修行都非常的努力用功是一位高僧大德,只不過生起了我慢之心,就讓冤親債主找到,之後,他的膝蓋上長出一個人面瘡來,讓他痛苦萬分,還好他有善知識,當時在四川是印度來的高僧,因為有他的加持,讓懺悔主悟達國師在九隴山上用三昧水洗滌他的冤業,當時的悟達國師才體會出修行的道理。

所以今天我們有誦《三昧水懺》是有功德的,有三種原因能障礙聖道,障礙我們的修行,讓我們受到生死之苦,第一是煩惱,第二是業障,第三是果報,悟達國師很清楚煩惱從何而來!煩惱從貪愛、欲望而來,貪愛越多欲望就越重而煩惱就越大,煩惱大就很容易做出錯誤的思想跟行為,所以眾生就是因為煩惱才有種種的貪瞋癡。《地藏經》記載業不重不生娑婆,就是往昔種種的業,這個業是我們過去所做的因,影響到我們現在此色身,也包括我們所居住的生活環境好壞,都是跟過去的業報有關係。

我們同居住在一個環境,但是每個人的命運就是不一樣,這就是業障。另一種是果報,有些人出生在很富裕的環境中成長,而有些人卻成長在極為不好的環境裡,但是,有的人成長在好環境卻未必能在好的環境中生活,而有的人是生在不好的環境卻能有好果報,這就是果報不同。煩惱、業障、果報以綜合來說:就是眾生有種種的貪愛欲望而導致煩惱的種種罪障,看我們的煩惱有多少!

佛陀在《經典》裡說到:求不得苦,貪求得不到是痛苦來源,想要的東西卻得不到是多麼的痛苦。怨憎會苦,喜歡的人未必能在一起,不喜歡的人卻常常碰面。
愛別離苦,每日面對生老病死種種的苦,尤其我們的色身帶來種種的考驗,所以佛陀在經典上說過:無論你躲到天邊海角或者有神通,變化在虛空中乃至潛到海水中都無法躲得過無常的逼迫,無常誰都跑不了,無常到了業報就現前,業報現前果報就跟著來,所以我們要遠離種種的煩惱、業障跟果報,悟達國師有教導我們七種方法,三昧水懺裡有談到:有七種懺除種種煩惱、業障跟果報。

第一要生起慚愧心,第二要有恐怖心,第三要有願離心,第四要發菩提心,第五要願報佛恩,第六要怨親平等,第七要觀罪性空,這七種方法要懂得修行。

第一慚愧心,慚愧,並不是做錯什麼事才要慚愧,慚愧是為什麼我們有種種的欲望,為何要常跟別人計較、比較,計較人家上班有冷氣可吹,比較人家領薪水領得多,因為過去我們努力不夠,這我們要起慚愧心,所以我們就會遭受到種種的因緣,考驗就會不同,雖然工作是不分貴賤,但是我們會起慚愧心是因為我們的欲望怎麼那麼的多,只要不追求欲望福報就會跟著來,所以起那個慚愧是因為我們的福德資量不足,而今生今世才遭受到種種的考驗。

所以佛陀跟我們講:我們不好的念頭最多,只有二個念頭是好的就是「慚」跟「愧」,有慚有愧者這一生修行容易解脫。

第二恐怖心,為何要恐怖心?菩薩怕因眾生怕果,眾生是果報還沒現前是不怕的,等到果報現前才後悔早知道當初就不要怎麼樣,千金萬兩買不到早知道。恐怖,是我不再造種種的惡因,我不再造種種的錯誤行為,恐怖的是只要不好的行為,我會遠離它,因為我恐怖!恐怖生生世世要遭受到輪迴之痛苦,所以要有恐怖心。

第三願離心,要願離欲望、願離娑婆,願離並不是要你討厭它,只是要你不執著它,知道世間的種種不可愛,知道計較不可愛,知道貪愛不可愛,知道種種的煩惱不可愛,所以我遠離它,貪欲望,計較、比較諸多的煩惱讓我們痛苦,知道它會讓我們痛苦,我遠離它,這就是願離心。

願離心具足之後,第四就要發菩提心,為何要發菩提心?菩提心是一切成佛的力量,最根本的就是發菩提心,菩提心就是成佛之因,沒有了菩提心修一切善法都無法成就,所以為何要發菩提心,菩提心並不是要做善事而已,當然這是最基本的,要發菩提心是願一切眾生都離苦,這才是菩提心,不是只有我一個人能離苦得樂就好,這是阿羅漢的修行,獨善其身,我們希望的是發菩提心。

今天我們來參加法會超渡我們累劫的父母以及冤親債主、歷代祖先、六道群靈,就是要把我們內心的菩提之心能夠普遍於一切,讓一切的眾生都能夠離苦,這才是菩提心,不是只讓眾生過好日子,因為好日子不可能永遠存在,一個人擁有榮華富貴但他能夠享受多久,就算一百年,那一百年過後怎麼辦!我們的身體總會有病、總會老,總會有種種的無常變化,誰能幫助我們,只有佛法的智慧能讓我們遠離煩惱、遠離障礙,你看世間的好日子,每個人的欲望要是還沒遮止,永遠都無法滿足自己的欲望,欲望永遠沒辦法滿足,好要更好,追求要更多,所以永遠在欲望裡讓自己再造業,幫助一個人關懷一切眾生就是要他發菩提心,希望一切眾生都能夠遠離煩惱、遠離業障、遠離果報。

發菩提心之後就要念報佛恩,為何要念報佛恩?要報三寶恩,今天就是有三寶才有機會踏入佛門,因為有三寶佛法僧,有佛陀過去出家修行,他就是沒貪愛世間的欲望,所以他走上出家之路,出家開悟之後跟眾生講佛法,讓我們有智慧,也因為有出家僧團,有出家人為我們講經說法,有了種種佛法的智慧,讓我們了解做人做事的道理,這就是佛法僧,念報佛恩,念報佛恩是感念佛陀的慈悲,捨離了欲望來教導我們,當我們懂得學習佛法之後,我們會珍惜福報,要珍惜現在所擁有的一切,也就開始在遠離欲望了,因為所追求的已能夠減少。

接下來就是怨親平等,喜歡與不喜歡在我們的內心都能夠平等的對待,為何要怨親平等?如果我們內心裡對眾生還有瞋恨心,如此就會再起煩惱,有了瞋恨心起煩惱後又再有造業的情形發生,所以要懂得關懷自己也懂得關懷眾生,最好的關懷就是能夠怨親平等,對待一切眾生沒有仇恨,要不斷地要求自己在佛法上努力用功,努力的在道業上精進,將此功德迴向給怨親都能夠離苦得樂,不管有情與無情之眾生都能夠聽到佛法而得到解脫。

再來就是觀罪性空,這是《三昧水懺》裡最重要的懺法,何謂觀罪性空?罪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有罪不懺、有過不改,有罪我們就要懺悔使心清淨,有過不改那麼又再輪迴顛倒,所以佛陀告訴我們:罪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知道有罪有過不肯改變,永遠痛苦,所以觀罪性空,罪本身會因為有菩提心、因念報佛恩、因有修行故罪業能消,就因為罪業能消所以才有機會讓我們來改變。

《經典》裡記載一公案就是佛陀有個弟子鴦掘魔羅,在佛陀時代有一位鴦掘魔羅是個殺人魔王,他是因為錯誤的思想,行為觀念的偏差,他如何思想錯誤、行為觀念偏差呢?就因為有人教導告訴他,只要你能夠殺死九十九個人,然後再割取這九十九個的手指,用線貫串起來,把手指頭串成一圈,跟他說這樣會開悟,在二千五百多年前佛陀時代就有如此思想錯誤的觀念,當時鴦掘魔羅已殺了九十八個剩下最後一個,剛好世尊沿路托缽碰到殺人魔王鴦掘魔羅,他看到佛陀就想殺,因為他認為最後這一位殺了之後就能成為一位聖人,這殺人之心極為重,所謂的殺人狂,他一直追殺世尊卻追不到,他叫佛陀站住不要跑,於是佛陀說我沒有跑是你在跑,是你的心在跑,這時的鴦掘魔羅就覺得很奇怪佛陀怎麼如此地說!剛好他有善根,有善知識佛陀來接引教導他,他當時一聽到佛陀說:我沒有跑是你的心在跑,他才恍然大悟 ,覺得這句話裡頭有它玄妙之處,才請求佛陀為他開示,佛陀告訴他:佛陀的內心沒追求欲望也沒追求一些錯誤的思想,所以他的內心是如此的平靜,內心平靜就不再造惡業,遠離種種的煩惱、業障、果報。

鴦掘魔羅就是因為內心隨時在追求欲望,追求欲望認為殺人後可生天,境界就會越高,所以是他被欲望牽著走,欲望無有止境,才會做出錯誤的行為,當時一聽到佛陀這麼說才感覺到很慚愧,他問佛陀,我已做了這麼多的罪業,怎麼辦?佛陀就告訴他:只有一方法就是重生,再來一次的生命,可是我們的生命不可能重來!鴦掘魔羅就跟佛陀說:生命怎麼能再重來!佛陀告訴他只要你發大願,勇於懺罪,勇於改過,能夠出家好好的懺悔,然後觀罪性空,一樣能夠獲得解脫。

鴦掘魔羅問佛陀:我造了那麼重的業還有機會!佛陀慈悲的跟他講:重生,因佛陀的慈悲幫鴦掘魔羅剃度之後,佛告訴鴦掘魔羅,你出家以後無論碰到任何的境界考驗,都不能有任何的怨恨,因為這都是在消你的業障,你不能有任何的不滿或者有任何的欲望與人起衝突要去反抗,為什麼?佛陀就告訴他,因為你造了罪業無數,果報一定會現前,但是你的心中只有佛法,發菩提心的智慧,一切的業障、罪障會因此而觀罪性空,懺悔清淨。

鴦掘魔羅當時出家出去托缽時,也有人拿石頭打他,在缽裡放沙子甚至還放糞坑裡的屎蟲,對他非常的沒禮貌,還對他說你這個殺人魔王怎可能會有修行,在當時的鴦掘魔羅每一天都遭受到許多人的謾罵甚至棒打,但是他心裡很清楚,他要重生就不能跟人家結惡緣,就不能再反抗,更應該要懺悔,所以他在當時每天都遭受到種種的考驗,他的罪業就因此而一天一天的在消除,在佛陀時代,鴦掘魔羅也可以因為他的修行,懺悔清淨而得阿羅漢果位的境界。

今天跟各位談這個《典故》也告訴我們自己,我們沒有像鴦掘魔羅那麼壞,去傷害破壞別人,鴦掘魔羅能夠遇到佛陀,有佛法的智慧而獲得解脫,我們的境界為什麼沒辦法能夠像阿羅漢的境界一樣,因為我們還有太多的欲望無法放下,我們要把欲望轉換成善念,什麼的善念?欲望和善念之差在哪裡?欲望是一種要滿足自己的快樂,但是我們的快樂是永遠無法滿足,但是善念是不斷地給予眾生,給予慈悲,能夠給予眾生什麼事都要往好的方面去想,可以讓眾生有佛法的智慧,因為鴦掘魔羅能夠遇到善知識佛陀,雖然覺得他的罪業很重,但我們從某一個角度來看,他是很有福報,他可以生長在有佛陀、有佛法的時代,他可以成長在僧團壯大清淨的時代,所以他的罪業很快地在他的用功之下觀罪性空而獲得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