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丈和尚-明靄法師開示語錄

精進禪修開示語錄


 恭錄方丈和尚-明靄法師禪修開示語錄
 
  大家可以掛腿坐或如意坐,假如你現在坐的還不錯,就繼續保持你的坐姿。注意聽師父這裡,跟各位談禪修的開始,關於打坐禪修,之前有跟各位談到要呵五欲棄五蓋,要有七覺支的功夫,這五蓋:貪欲蓋、瞋恚蓋、昏沉蓋、掉舉蓋、疑悔蓋,這個「蓋」是會障礙我們的智慧,我們要以七覺支的修行方法,覺知就是覺悟,能夠瞭解,從念覺支、擇法覺支、精進覺支、喜覺支、輕安覺支、定覺支、捨覺支,這七覺支是我們禪修的每一位修行者所應該要認知,而且要非常清楚的牢記在我們的意識當中,讓它產生強而有力的修行功夫。
 首先第一個正念覺知,這念覺知在哪裡?最關鍵的就是四念處,這裡的念不是只有那個念佛的念而已,這個念就是要正念覺知、了解清楚明白,在這四念處當中能提起功夫。
 第一觀身不淨,從我們的身體當中去了解此色身的不可愛,從了解身體的不可愛逐漸地了解到整個的我、人、眾生,一切一切的不可愛,從觀身不淨當中而我們的正念分明, 懂得放下,對於一切世間的不可愛不再去執著它。
 我們的色身怎樣不可愛?我們的色身從頭到腳底,身上所流出的一切都是不乾淨的,我們的七孔,還有大小便利九孔流出一切皆為不乾淨、不清淨,這是我們的業報身,不管如何的愛身體、執著身體它就是一直地在變化,夏天到了滿身大汗,身上就會有臭酸味,所以,每天都要保持乾淨的身體,但也從此可以了解到此色身的不可愛,但色身的不可愛往往都是每一位眾生最執著的,每一個人最愛的是自己,最放不下的也是自己,但最不乾淨的還是此色身,當我們執著身體,相對的也會執著世間的欲望。
 為何會執著此色身?我們都執著自己四大假合的身體、五蘊和合的身體,但此身體給我們非常多的困擾,身體疲憊要休息,肚子餓了要吃飯,天氣太熱要讓它吹冷氣,太冷要保暖,不管如何的喜歡它,它就是一直在轉換不定,這觀身不淨的觀是從關注、了解、明白,所以,為什麼在修行用功時,佛陀要我們修持戒莊嚴,在八關齋戒中也談到不著香花鬘、不香油塗身,當對身體很染著時,是會對很多事情是放不下的,我們的內心深處有很多會干擾我們的清淨心。
 我們要如何的去割捨此色身,割捨並不是要你討厭它、放棄它,而是用我們的正念覺知去觀照它,觀照它是因了解此色身之不淨,這樣就會提起正念分明用功,在三界內,欲界眾生,天界的天人,色身只要還在三界內都是不淨的,天人的壽命不管再多麼的長壽,祂只要五衰相現前,福報用盡了,身體一樣會發臭的,只有心清淨了,所到之處才會跟著清淨,當我們的心依然還染著此色身,使心不淨,色身就不淨,國土也就不淨,因此,《維摩詰經》裡談到心清淨則國土淨。
 心如何清淨?心的清淨是要我們去破妄顯真,我們的心之所以不淨是因我們迷真起妄,要記住!我們就是迷失了真如本性和啟動了我們的妄想執著,當啟動了妄想執著時,我們的心相應的是雜染、相應的是散亂的,如此我們的此色身就不淨,種種的不淨而感染此業報身的不淨,若我們的心能清淨,心清淨則色身也自然會隨心所轉,因此,就有「智者轉心,愚者轉境」,不管用再好的保養品去保養身體,它都是短暫的維持,但不能讓我們究竟解脫,而這短暫的也是它的不可愛,短暫的只是讓我們生起對色身的另一種執著,這反而更讓我們放不下,要學習放下就從內心深處用我們的真如本性破妄顯真,破除一切的妄想執著和顯發我們的真如本性。
 第二觀受是苦,受有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了解正念覺知的一切感受、一切感覺都是苦,所謂苦是苦厄就是捉摸不定,快樂的事情也無法長久,苦,苦受,天氣的冷、熱也讓我們的色身感受到種種的困難、種種的痛苦,天氣太冷、太熱,色身的感受,我們六根對六塵的追求欲望就來了,此「受」絕大都是因為欲望而在追求著它,一切的欲望所追求的到最後都是苦,歷朝帝代以來,多少個貪官都是因為貪,縱然他擁有家財萬貫,但是因果絲毫不爽,終究還是招感果報,只有能夠透過佛法的修行用功,能夠人到無求品自高,無欲則剛,觀受是苦是要讓我們懂得離欲,離,是離開破除一切對欲望的追求,當我們在世間不斷地追求欲望,不斷的在追求感覺,我們都是憑著感覺做事是會很不快樂的,而且會很痛苦!因為會找不到法喜之樂,所以,我們要正念覺知,我們不能憑著感覺走,我們需要依於正法而住
  何謂依於正法而住?做對的事情,不只是做好而已還要做對,做正確的,何謂做正確?知道六根對六塵欲望的追求,所追求是不可愛的,此追求的欲望只是會讓我們顛倒的,不要隨著感覺走反而還要放棄這個感覺,不管此世間有多大的誘惑要讓我們去追逐財色名食睡,因為我們有在禪修、因為我們有在修行用功,我們知道此一切的不可愛所以我們要放下它,我們不會憑著感覺走,而我們是用依於正念而住,捨離了一切欲望,這就是我們要透過禪修把我們的專注定力培養起來,定力夠了,世間的欲望就動不了我們的真心,這就是禪定三摩地的功力。
  觀心無常,我們的心就是散亂的意識心、妄想心,心猿意馬,飄浮不定,忽上忽下,這個掉舉動盪不安,我們的心,人明明坐在禪堂或大殿上,可是這個心卻到處地往外攀緣,此攀緣不是只有找人談談話,而這個心在正法它感受不到反而東奔西跑,被世間的誘惑蓋住了,世間的那些誘惑?世間的財色、世間的名利、世間的權力欲望而讓我們的心不得平靜下來。
  為何心不得平靜?因為這個心,所相應的都是散亂心,如何把我們的妄心給破除掉?就是要正念覺知,了解到這個心,當我們的心裡看到自己的心一直在追求著名利、追求著權利,要瞭解到這個追求是不可愛的,所追求到都是無常,既是無常就不可能永遠是我們的,所以要放下它,懂得捨離它,把我們的心安住在一個寧靜的狀態,身心寂靜的狀態。
  何謂寧靜、寂靜的狀態?寂靜是心不散亂,而那個寂靜的狀態是要透過禪修之後的心,我們的身心一如平靜不動,就是佛法所談的如如不動,不然我們平常的心是很散亂的,所以為何我們剛要打坐禪修之前要讓我們走經行的動作,當動作放慢後,才發現到我們的心原來一天下來是躁動不安,當開始動作放慢以後才看到我們的心,明明就在經行為何心會想東想西,就是妄想紛飛,不必去管它還是專注每一個動作,最後我們的心就會慢慢地收攝回來。
  觀法無我,法是世間的一切法,包括人我、法我,一切法都是無我,無我就是空性,一切法都是依空而立,如同大虛空一樣如如不動,所以一切法本身就是空性不動的,既是空性不動,我此色身,我們的真如本性只要能夠破妄顯真就能夠找回我們的真如心,當我們的真如心感應道交之後,我們的般若德、解脫德、法身德就能夠具足,般若德就是我們的智慧,解脫德就是我們不再受三界輪迴之苦,法身德就是我們的真如本性成就。
  希望我們在四念處能正念覺知,從觀身不淨去思惟,佛陀過去在教導弟子作早晚課就是念四念處:觀身不淨,了解此色身的不可愛。觀受是苦,不要憑著感覺走。觀心無常,把這心猿意馬的散亂之心能夠把它定下來。觀法無我,一切法都是寂靜不動,回到我們的真如本性,提起正念才是真正的修行之道,繼續保持我們這份正念覺知之心,好,再來把身體稍微動一動,我們來迴向,願以此功德,普及於一切,我等與眾生,皆共乘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