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丈和尚-明靄法師開示語錄

精進禪修開示語錄

恭錄方丈和尚-明靄法師禪修26 開示語錄

這裡有關於禪修所要獲得解脫的智慧有幾個觀念也務必跟大家說明清楚,佛法裡面時常強調依戒生定,依定生慧,有這樣的次第是非常完整的,但是,假如我們的知見錯了,可能跟外道,所謂的外道不單單只是佛教之外的其他教派,包括知見的偏離都屬於外道,有些人縱然身披袈裟,乃至深入佛門,不論出家眾或在家眾,縱然深入佛門但是他的知見全然是錯誤的,這也是非常真實的外道,有些雖然並不是佛教,但是他也許所修所行是世間善法,但他還是在世間道,他並沒有偏離。

佛教裡面所談解脫的智慧跟外道是全然不同,所謂外道包括世俗道還有佛教本身內部知見所偏離而產生的差別,有幾個觀念我們不論是出家眾或在家眾深入佛門都務必要清楚,尤其這幾次的共修法會之後,也讓我深刻地體會到這方面的因緣,近幾年以來有很多的宗教事件所產生種種的亂象,也透過這樣的因緣跟大家說明:第一持戒,佛教談持戒,外道也談持戒,然而佛教所談的戒是依於解脫,依於菩提,有性戒跟遮戒為修行的依止處,性戒是無論何時何地都不可違犯,遮罪當然可以有方法讓我們懺除清淨,你的戒法持守的清淨,那你在修行上也比較容⋯⋯易解脫。

外道也談持戒,外道所談的持戒是一種非常嚴謹的一個要求,也許它有所謂的發誓或咒語詛咒之類,如你不這樣做將會犯到負面的或者違背誓言,將會遭受到怎麼樣的業報,但在佛教裡面所談的並不是這麼一回事,這個戒是要我們依戒法的持守清淨而得到清涼,所以戒律也稱為清涼地。

為何要持戒?因為我們有眾多的煩惱,有欲界的煩惱,有色界的煩惱,有無色界的煩惱,欲界的煩惱就是五欲六塵,財、色、名、食、睡,色、聲、香、味、觸、法。色界的欲望,當然在定法中有離生喜樂,有定生喜樂,有妙生喜樂還有捨念清淨,這都屬於禪定,但這些是屬於正禪定。

無色界的空無邊、識無邊、無所有、非想非非想處就是無所有定,他們都還有他們的煩惱,但我們只有在欲界人間能持守佛所給予的戒法,唯人間有佛出世,唯佛方能制戒,所以我們要很感恩慶幸能出生在人道,而在人道六根具足方能受持佛所制定的戒法,所以三世諸佛皆出人間的重要條件之一是在這裡,因此,我們務必把這性戒持守清淨,不殺生、不偷盜、不淫欲、不妄語,不犯這根本重罪,其它的性戒當然要持守清淨,就是要護念著讓我們的無作戒體清淨不再受任何的業報之染污的相續力,以此戒律為基礎之後就會產生定的力量,此定為正禪定。

外道也說定,有各種不同的方法而達到他們定的功夫,包括整個的世界有很多特異功能的和他們的軟骨功或瑜珈、氣功各方面他們的特異功能也許都勝過我們修行人百千萬倍,那些少林功夫武僧,武僧不一定是出家人,所以名為武僧,或者在世間上所看到特異功能的,他們有很特殊的技能,但是他們不管有多麼深厚的技能功夫,就是欠缺了佛法的解脫智慧,他們終究面對老病死的時候毫無招架的能力,如運動家雖然年輕力盛運動之精神可敬可佩,但是一旦面臨了年紀的逐漸成長,體力衰退的時候,當面對老病苦的時後,要能夠降伏煩惱幾乎是很難的,因為這些技能只不過是世間的才能,但是它卻不能成為解脫的基礎。

我們今天在禪堂禪修,我們雖然需要腿的功力,但我們能夠在打坐的時候,對於痠、痛、脹、麻,能夠迎刃而解的克服,但我們絕對不是為了禪修讓我們的筋骨柔軟之後而能夠達到什麼的境界,它只是一個媒介,一個因緣的條件而讓我們在定的功夫基礎上能有佛的智慧,就是解脫的智慧,而這解脫的智慧在禪定當中的功夫如何養成,就是一開始所談的從戒的知見開始來的,我們今天踏入於佛門跟外道之所以不同的就是願力跟發心,外道他為何走偏了,縱然出家修行但他為何走偏了!他沉迷於名跟利,他縱然爾後所有一切的成就也都只是在名利上的掙扎,但卻缺乏了對降伏煩惱解脫生死的功夫,他卻一點力量都沒有,終究還得受業報之相續輪迴,不得解脫,我們為何可以跟他們不一樣的條件因緣,我們是依於佛法的解脫知見。

什麼是佛法的解脫知見?我們了解世間苦,了解苦之果報來自於「集」,是生起苦的原因條件,生起苦的原因條件是來自於我們的一念無明,我們在禪堂裡面禪修打坐,我們在大殿上拜佛共修,都為降伏這一念之妄想無明而所要下功夫,是要伏住、降伏這個煩惱,所以,我們會持守依於八正道之解脫的方法,就是從正見、正思維、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之八正道,總說為中道實相。

何謂中道實相?就是生命的全體樣貌,從我們生到死整個的過程,一分一秒都不能有任何的中斷,中斷就是偏離了我們修行的本懷,因此,我們要發願,願弟子某某從今日起直至成佛終不退菩提心,這就是我們之所以跟一般很多的特異人士,有些人很有才能功夫之不同的地方是因為我們有發此菩提願,從發願的剎那起直至解脫直至成佛終不退菩提心,這個願力,你才不被這老病死之煩惱而框住我們解脫的力量。

所以外道有我們的戒,其實也是共外道,定也是共外道,但是佛法的智慧是不共外道,尤其佛的戒也不共外道,為什麼?唯佛能制戒,佛教之外的任何的規矩隨處都可以自己制,如寺院裡的法規,國家的法令都可以因不同的因緣條件而制,但是解脫的智慧,佛法的戒律只有佛能制戒,所以我們的戒律從二千五百多年前到現在從來都沒有人去改變過它,但是我們慈悲有智慧的佛陀早在二千五百年前把這樣的一個戒規持續到現在,都沒有任何人可以去動搖到它,因為太了解到眾生之無明煩惱所構成的罪業。

因此,我們受持佛戒並不是在學特異功能或者特殊的技能,我們能夠盤腿打坐,能夠正念呼吸,透過此之因緣條件而能夠達到出三界的滅、受、想、定,從離生喜樂,定生喜樂,妙生喜樂還有捨念清淨,四禪定建立之後,再進入空無邊、識無邊、無所有乃至到非想非非想處,這個四禪八定再超越之後的滅,滅就是降伏了受、想,受、想、定就是滅了對老病死的那份執著,不再生起的時候也就解脫了,我們同樣面對老病死,但我們不受老病死之困擾,我們會將此智慧再輾轉給予同參道友大家共同的努力,而再讓更多的人因此努力而得到解脫,這就是我們禪修所務必要清楚的知見。

我們今天藉此機會跟大家說明清楚,也讓大家能夠了解到不管我們在禪堂如何的用功,我們絕對不可像世間的特異人士一樣,有所謂的軟骨功或飛簷走壁之類,這些都不是我們要學的,也許他們很厲害,但面對老病死還得要有佛法的智慧才可以解脫,好,跟各位提醒到這裡,待會兒,我們聽木魚聲再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