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錄方丈和尚-明靄法師 佛學講座語錄

106加拿大多倫多正覺寺 明靄法師主講〈大乘菩提心〉

106年講於加拿大多倫多正覺寺 明靄法師主講〈大乘菩提心〉1
恭錄方丈和尚-明靄法師開示語錄

尊敬的正覺寺方丈見宗大法師,在座的各位法師,各位護法居士,各位菩薩大家吉祥、大家好,阿彌陀佛。首先要特別感謝見宗大法師的慈悲,我才有機會來學習,而法師跟我之前在台灣圓光佛學院,我們是一起打同參,他給我的印象很深刻,是一位非常認真好學、好問,非常優秀的一位法師,今天能夠來到正覺寺跟各位一起來分享佛法,心裡非常的榮幸!非常地與有榮焉!有這麼優秀的法師。

我跟悟德長老是有一些交情,雖然不深,但對悟德長老的修行,台灣的淨心長老非常的肯定,此次要來到正覺寺我也向長老報告過,長老特別讚嘆悟德長老跟見宗法師為佛教在加拿大弘法利生,長老要我專程特地在講座上拜託各位護法居士,叮嚀各位一定要好好的護持見宗法師弘法利生無障礙,這是台灣淨心長老特別叮嚀的,畢竟他老人家在佛教的事業上、弘法利生的工作上,今年已九十歲了,從來沒有忘記弘法利生這個重責大任。

此次來到正覺寺跟各位一起分享「大乘菩提心」當我接到要來此地跟各位結此法緣時,我去體會、體認我們的菩提心,尤其在加拿大,雖然我是第一次來,但我所知道能夠有佛法,推動佛法,要弘揚佛法最為關鍵,最為重要就是菩提心,缺乏了菩提心,所有的工作、所有的任務都不容易推動,就藉此機會來跟各位分享菩提心。我這幾天聽見宗法師的分享他接了住持之後,這整個寺務的推動,弘法利生的工作可以說是非常的用心。

因為我個人本身也剛接任了台灣桃園佛教蓮社的住持位子,接任之後,就是有很多的工作寺務要去推動,相對的在各方面所考驗的,就是平常對佛法教理的深入,對佛教責任的一份承擔,當各種境界來考驗時,能支持的就是正知見,也就是我們的菩提心,從凡夫修行一直到成佛,這一條道路稱為菩薩道,而菩薩道的過程會經歷過人天乘、聲聞乘、緣覺乘、菩薩乘而到最後成佛,能支持成佛最重要的關鍵就是「大乘菩提心」,欠缺了菩提心,這條菩薩道是無法成就,也許到了人天乘你就退了,有些比較精進能夠支持到聲聞乘,也許就變質了,那要直到成佛,想想凡夫修行要直到成佛,感覺上好像很難!但再換個角度去思惟,佛陀在《法華經》上特別的強調:「為一大事因緣而來到此世間,就是為開示悟入佛之知見。」為一切眾生開示悟入佛之知見而到,佛為何來到此世間?是為一切眾生而來的。

《法華經》在〈如來壽量品第十六〉裡提到,世尊在久遠劫以前早已成佛,《法華經》上是這麼記載:譬如將三千大千世界磨成粉狀,一粒粒的顆狀,從東方過一佛土就放一顆塵沙,一直向東方把整個三千大千世界磨成粉狀待全部塵沙落盡,就是佛陀成佛的時間,這是經典上所談的塵點劫,佛早在塵點劫以前已成佛,何苦又要來呢?為一切眾生而來。

所以,經典上有一句話我覺得很好,也非常的受用,「願立,眾生可度;心發,佛道可成。」這是第十一代的祖師省庵大師所說的一句話,所以說菩提心也就是成佛之心。在魏晉南北朝時菩提翻譯為「道」,在玄奘大師的新譯裡所翻譯為「覺」,後來為了綜合,因為翻譯「道」跟「覺」都無法非常完整的把「菩提」的意義把它顯現出來,因此,保留了它的音譯,所以就直接用現在的漢語翻譯為「菩提」,它代表的是可以讓我們因有菩提而開悟成就佛道的力量,也就是菩提心。

何謂菩提?以《金剛經》來談什麼叫做菩提心?「願立,眾生可度;心發,佛道可成。」這《金剛經》的大乘正宗分第三品裡面提到:「凡一切眾生之類,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若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非無想,總共四生九有,凡一切眾生之類,皆令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眾生度盡之後,無餘眾生可度,這就是所謂的菩提心,這心量多大呢?大到什麼程度!凡一切眾生之類,皆令入無餘涅槃,這就是責任。

有時候面對境界寺務來考驗的時候,覺得好苦啊!為何這麼多事情做不完!為何有這麼多的魔難來考驗!而《經典上》告訴我們「凡一切眾生之類,皆令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眾生度盡,實無眾生可度,這心量之大,到底從何下手處!大乘菩提心我們都非常的喜歡,聽到大乘菩提心覺得很好,我們會以大乘佛法而感到光榮,但是,當真正實際進入大乘佛法修行的時候,太多境界了怎麼辦?願,希望我們的願力要成就,眾生要度,佛道要成,但這要如何走,如何將大乘菩提心的力量在我們修行當中真正的能夠落實。

以我在《經典》裡面的一些了解來跟各位談談研究一下,我所知道正覺寺住持和尚他很發心,其實這些內容他來講就夠了,我是藉機會來此跟大家分享佛法也順道請他帶我來看看加拿大,因為在台灣有人跟我說加拿大好大,來了之後還真的很好、很棒!

所以昨天住持和尚帶我們去坐船的時候,讓我想到一件事,因為我們坐船要排隊,我想到這菩提心怎麼來講,正好昨天要坐船,正停留在碼頭裡面是否最安全,對不對?但是船靠岸在碼頭這是否當初造船的意義,我相信絕對不是,造這麼好的船只是要讓它停留在碼頭就好嗎?我們肯定的希望這一艘船能夠出海,能夠讓它有功能有作用,這才是造船的意義,但是船一出海會不會碰到考驗!也許會颳風下豪雨,也許會有很多的境界,但我相信這才是造船之後所應該要面對的真正意義。跟我們人生活是一樣,我們在自己家裡客廳是最舒適的,我相信這不是我們活在這世間的意義,所以我們必須面對眾多的考驗,而這個考驗就是菩提心,要如何能面對這麼多的境界的磨練,能夠挺得過來,有四個,我們先確立菩提心,再來談談一些內容。

第一忍力,忍的功夫,我記的在台灣圓光佛學院老院長曾經跟我講過這麼一段話:你看一個人的修行境界到底如何,或者他將來能否承擔佛教之責任,他說檢驗方式很簡單,他老人家告訴我:就看他容忍之心有多大他的境界就多高,容忍的力量有多大智慧就有多深,忍的功夫竟然可以這樣!因為很多事情不是用壓抑性的,而這個「忍」的力量是有智慧的忍,有時候面對很多境界做了很多事情,不見得可以受到肯定,反而會有很多的考驗。

如玄奘大師從印度回來就是十七年,可是當時這麼多人給他種種不同的意見,也沒影響到他堅定的信念,是他堪忍的力量,忍的功夫,所以容忍之心有多大,他的境界就有多高,智慧就有多深,而此單獨「忍」若沒有「法」的力量跟智慧,也是支持不了的,所以忍的功夫之後,要去抉擇,就是智慧的力量,有了智慧的力量才能去辨別世間所面對的考驗,是、非、對、錯,而不是糊里糊塗、傻里傻氣的別人怎麼說你就怎麼做,而你是有一份智慧去抉擇,什麼應當做、應當行,該怎麼做你是有是非對錯的分別,這不是分別你跟我的分別,而是會選擇你應該做而且是做對的事情,這就是智慧力量,假如欠缺了智慧力量,做錯了事你會不知道,有時候師父會跟你講什麼事情應該做,什麼事不應該做,他並不是針對著我們在挑毛病,而是要告訴我們是非對錯是一個基本的準則,什麼事應該做這是智慧的力量。

結合智慧的力量之後,最為關鍵的就是福德力,福報,修行學佛一定要有福報,這福報並不是能擁有多少的財富,或者世間的榮華富貴,身份高低的福報,而真正的福報是「學佛無障礙」,有些人學習佛法是一帆風順,而有些人學習佛法是障礙重重。

在台灣雖然佛教很興盛,在台灣有一位信徒很可愛,她每次來聽我講課,他的同修每次都反對不讓她來聽課,他就是希望她的太太打扮漂漂亮亮的坐在客廳供他欣賞,可是她很好樂佛法,又想要出來聽法,怎麼辦?她只好要聽課的那天打扮漂漂亮亮坐在客廳,她先生以為她會在家裡,她的包包行李就放一套居士服還有卸妝的用品,然後趁她的先生沒注意時就偷偷跑出來,這樣的偷跑出來,總不能臉上也打扮得這麼特別,她提早十幾分鐘到達寺院之後就趕快去卸妝,然後穿上居士服再去聽課,我就覺得這位居士還真恭敬,每次來聽課都專程這樣的穿著,很特別,有一天,我直接問她,你好用功好精進,來聽法還這麼的慎重,一問之下她才掉了眼淚,師父,我這是不得已的,她才說:我的境界考驗很多,因為學佛為了不讓她的先生阻礙,她必須這麼做,所以她學佛很辛苦,她說她的海青和居士服被她先生用剪刀剪掉好幾套,但是從來沒有因此而讓她退失學佛的心意。

所以,看你們今天這麼的有福報,能夠來到正覺寺親近見宗大法師,你們學佛無障礙,是你們的福報,有福報真的就是不一樣。因此,她那時候感概很多!後來我就跟她講:每天多念佛、多拜佛,把功德迴向給妳的先生,希望他每天快樂,她也真的照辦,聽說最近這一年以來好像不會障礙她了,反而還會問她:時間到了你怎麼還不去聽課呢!這招還真的有效!所以我們的千手觀世音菩薩要很勤勞的頂禮,一定會感應道交的。

這就是一種的信念,所以福德因緣很重要,假如欠缺了福報,福報不夠,很多的障礙就會來考驗,我們要多修福報,這福報要在那兒修?
就在大眾中。可以不斷的先來修布施,布施有很多種,不是錢財的布施才稱為布施,有語言的布施,講好話、做好事、存好心,這些都是布施,或者能夠到僧團寺院來做義工,因為在寺院做義工都是為了要成就大眾的道業,菩提心就會自然穩定的增長,好,這就是修福報。

除了有忍、慧、福德接下來最為關鍵的是業力,一般大家都認為業力是一種障礙的,並不是,業力有兩種,一種是善業,一種為惡業,所以我們要不斷的來修福修慧成就我們的善業,大殿上有個偈頌:「假使百千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這因緣果報不是不報,是時機未到,但是修善業也是會有報,善業有善的力量,有善的功德,所以我們要不斷地讓善緣成就,業力就是廣結善緣,在寺院裡的師兄弟,同參道友當中就是廣結善緣,你不斷的廣結善緣 善業自然就凝聚起來,假如不斷的製造不好之緣,不斷製造不好的條件,那你的各種的條件就會受到考驗,所以我們要不斷的製造善業,就是要讓心中保持善業,這四個條件是成就我們菩提心的動力。

尤其剛談的「忍」,各位別看我們僧眾穿這套僧服、穿袈裟,這件衣服雖然名為袈裟福田衣,對我們來說也叫做忍辱衣,忍辱的力量,沒有忍辱的功夫,就無有功德,此功德是用功多少德行就有多少,你今天不下功夫福報德行就沒辦法俱足,所謂功德不是成就高低的功德,而是你用功有多少,你的成就就會有多少,不下功夫不可能會有成就,所以一定要下苦功,修行人最大的功夫,除了深入經藏這些基本功課需要之外,所有一切修行的功課,要成就起來的就是忍辱,慈悲入門身披忍辱衣才能登菩提座。

談到「忍辱」,有一故事 佛教稱為公案:在寺院有位老和尚,每天講經說法,他有個徒弟小和尚就問師父:師父,你每天講經說法,講了很多的法,但我不知道怎麼修行,請師父是否能教我很快速的成就功夫,這位徒弟很急,師父跟他講:好,你要有很好的功夫很快的成就,他想要跟佛一樣有這樣的境界,這時師父跟他說:你要修忍辱,他說要怎麼修!師父跟他講:不要講話就好,他覺得不要講話那還不簡單!一天下來都不能講話,容不容易!不容易啊!可是那位小和尚馬上說好:師父那很簡單,不講話就能有所成就,這讓我來就好,他的師父就讓他坐在像佛龕上的佛坐著就好,都不可講話,要端身正坐,就這樣坐著,坐一天就好,他覺得簡單,只有一天就能成就了,這是不是最快了,跟他說不論你看到任何的狀況,都不可出聲講話,就這樣坐一上午,沒多久一位信徒進來,手上拿著一公事包,裡面裝了很多錢財,就進來拜佛,講了很多祈求話語,講完拜佛拜好就離開了,他不能講話就這樣看著這位信徒的一舉一動,公事包沒拿走就這樣離開了,過沒多久第二位信徒進來就一直哭的很傷心,不知為了什麼而哭,後來他聽到第二位信徒哭哭啼啼就說父母親生病家裡很窮,沒錢,請求佛菩薩加持給他一些錢財,好解決他家境的困難,他禮佛三拜之後轉頭一看到公事包,這時他覺得菩薩好有感應,當他把公事包一打開看到裡面都是錢,他覺得佛祖很有感應就禮謝了佛菩薩,公事包拿著就離開了,小和尚一樣就坐著沒出聲,這一切他都看的一清二楚,但是師父交代他碰到任何情況都不能出聲講話,不能講話就能成佛,這時候第三個進來,是一位年輕人,他也來拜佛,原來他急著要去考試,想祈求佛菩薩加持讓他能夠考試順順利利的,祈求好之後,正準備離開時,第一位因忘記拿走公事包又回來找他的錢,正好看到第三位年輕人要離開,就喊著說等一下,你剛才是否有看見我的公事包,第三位年輕人回答:沒有!我進來什麼都沒看到,這時候二個就吵起來,坐在上面那個因師父要他碰到任何事都不能講話,他心裡想著那位年輕人真倒楣,整件事從頭到尾他是看得清清楚楚的,第一位錢財不見就擋住第三位,你把錢還給我,但第三位急著要去考試正在趕時間,就因這樣要被耽誤,這個時候,坐在上面那個不能講話的小和尚就忍不住跟他們說:你們都不要吵!錢並不是那位年輕人拿走的,就這樣他破功了,不然是誰拿走!於是小和尚就講剛剛這些的過程,結果他的師父出來就敲了小和尚的頭,我不是跟你講要成佛就不能講話,你偏偏要講,你已破功了,小和尚就跟師父說:本來就不是那位年輕人拿走的,為何一定要這樣的誣賴他!不讓我回答。

佛常在《經典》裡告訴我們凡事講因緣,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你偏偏打亂了,老師父就跟徒弟講:第一位拿著公事包裡面裝著滿滿的錢,他不是要做好事耶!他拿這錢是要去做壞事要去買一些不好的東西,他是做生意的,這個錢財只會造業,會危害社會秩序,所以他的錢忘了拿是剛剛好,第二位因家庭很困難急需要這筆錢,讓這個不淨之財可轉為淨財去幫助需要被幫助的家庭,這樣不是很好嗎!剛好這錢沒拿走,這是好事,可是第三位那個年輕人要去考試,但是他要去考試的途中會有意外發生,正好此因緣被擋住下來耽誤他考試時間,可讓他免為一死,結果就這麼一破,你害了這位要造業的繼續造業,你害了這個年輕人繼續留下來,結果被你這麼一破,我們不知道因緣,只顧著自己的感受,卻忘失了佛所告訴我們凡事皆因緣所生,所以,佛之所以成佛就坐在那裏不講話,但他坐在那裏不講話並不代表他不關心我們,要給我們的是智慧,能夠有慈悲智慧的力量,小和尚被老師父這麼一破斥之後,他覺得要成佛不講話實在太難了。

原來急著想成佛不是在短暫的時間可成就的,是要久遠劫,而久遠劫的時間我們必須從大乘菩提心,從有漏的有所求,求福報、求功德,求名利,這就是所謂的有漏轉成無漏的無所求,轉成無漏的智慧關鍵就是菩提心,由人天乘轉到聲聞乘一直到菩薩乘,有出離心跟菩提心這一個過程,我們不只是為了出離煩惱更為度眾生,若只是顧著自己斷煩惱,此功課只做一半,我們不只是把有漏的有所求,貪一切的功德轉成無漏之外,我們也必須把所有一切無漏的功德迴向給一切眾生離苦,這才是佛陀在《法華經》裡所談的:開示悟入佛之知見。《金剛經》裡所談的凡眾生之類皆令入無餘涅槃。我們今天來學佛,佛不是要我們成為他的子民,佛是希望我們都能夠跟佛一樣成佛,只是成為他的子民,成為他的徒子徒孫,佛不需要這樣,佛是希望我們都能夠跟他一樣有大智慧,有大慈悲的力量。

從凡夫的有漏有所求轉成無漏的無所求,到底要如何去鋪成這樣的一個修行功課,有三個重要的因素,第一個叫做“一切智智相應作意”,簡單的說就是空正見,假如沒有空性的正見,很多事情是窒礙難行,就像剛剛所講的故事,雖然聽起來是個笑話故事,但它卻蘊含著空性的智慧,假如沒有空性的智慧,只一味地說就是怎樣如何如何,就像小和尚跟老師父說:我說的是實話,那個年輕人並沒有拿他的錢,為何非要栽贓給他,老和尚說不是要栽贓給他,只是為了要耽誤他的時間而已,讓他免為一難,你偏偏要破除,就是眾多的智慧空性的正見不足,能有空性之正見就會了解世間的因緣,因緣如何還以因緣毫不計較。

所以一切智智相應作意,所謂作意就是觀照,要有觀照的力量,你承擔的力量就要去觀照,為何要這樣做,佛為什麼要這樣做,然後觀照的力量要夠,一切智智就是佛的智慧,佛的智慧去相應,「智」就是一切的境界,我們能觀照的心面對所觀照的境,我們的心面對境,心境的互用就是要作意觀照,作意就是很專注地去觀照這一切因緣的如何,就是要有空正見。

好,要如何了解到空正見?何謂一切智智相應作意,大家應該有聽過禪宗的公案就是五祖弘忍大師跟六祖慧能大師,他們倆個很特別,用這個來談讓大家了解什麼是空正見,五祖弘忍大師當時要把法傳給弟子的時候,就公開給弟子知道,告訴弟子你們每位寫一偈頌呈上來,讓我看看你們的境界如何!境界好的成就者就把法傳給他做為第六代祖師,當時有兩位寫一偈頌呈上來,一位是神秀大師,一位是慧能大師,神秀大師寫了一偈頌:「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這偈頌寫得很好,要我們寫恐怕也寫不出來,而六祖慧能大師的偈頌寫著:「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這兩個人的境界都非常的高,但差別在哪裡?這兩個偈頌的最為關鍵,第一個神秀大師的最後面的偈頌: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他的功夫是在調伏,只是在降伏,煩惱來就讓煩惱斷,有習氣就斷習氣,叫做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六祖慧能大師之所以更為高超的境界是因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這一相比較之下,並不是在分他們的境界高低,而是了解到六祖慧能大師他更清楚有一個安住的力量,安住什麼力量?就是空性的正見,本來無一物,神秀和尚的偈頌裡面就是執著一個「身是菩提樹」,六祖慧能大師是「菩提本無樹」,所以空性之正見,就把這兩種的差異給比較出來了,時時勤拂拭是有調伏、降伏的力量,但是欠缺安住的力量,沒有空性的正見要如何安住!

「中論」裡龍樹菩薩談一偈頌:「已有空義故,一切法得成,若無空義者,一切則不成」,而這個「空」就是空性的正見,已有空義就是空性的正見,一切法得成,你不會被外界給迷失了,不會因為世間的榮華富貴或者世間的名利、金錢、地位而改變你對菩提心的信仰乃至對菩提心的真誠,所以,第一個安住的就是空性正見。

尤其剛剛談的神秀和尚他在五祖弘忍大師的座下修行這麼久,並不是他的境界不高,而是因為有慧能大師更清楚告訴我們安住空性正見,才把這兩種的境界呈顯出來,因為六祖慧能大師一開始就很清楚,五祖弘忍大師問他:你來做什麼!六祖慧能大師毫不懷疑的說我來成佛作祖。

就像今天在座各位,我們為何來到正覺寺,我們是為法來,我們今天就是為法而來就很自然地拋開人我對立,不會去計較今天事情做多做少或吃好吃不好,今天師父是否有對我講好話,都不會,因為很清楚我們是來求法的,因為心中有一個安住的力量,叫做空正見,有了空正見就不會顛倒,不會迷失,也不會計較,因為我們都是為法同住在這個道場,為成就道業而來,既為成就道業而來還會計較那一絲絲一生當中都帶不走的任何事情嗎!因為這跟修行的直接都軋不上,自然心量就打開了,空性的智慧就展開了,所以,第一叫做一切智智能夠相應作意,相應就是不會顛倒,是用智慧去相應,不是用煩惱、不是用習氣,不是用人我是非,不是人家怎麼說你就怎麼做,不會的,你是用智慧的,因為你有一個很安住的力量,叫做空性正見,空性正見具足了,後面的力量自然就容易成就,好,我們稍微休息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