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丈和尚-明靄法師開示語錄

精進禪修開示語錄

恭錄方丈和尚-明靄法師禪修27 開示語錄

用你的雙手搓一搓然後敷敷你的臉,這是第一次的動作,第二次再搓一搓再摸摸頭頂,按摩頭頂按一按讓整個的頭頂血氣都能夠順暢,第三次再把雙手搓一搓摸你的後腦跟頸部,這樣的次序希望大家把它記住,再來,第四次雙手再搓一搓,搓到整個手掌發熱時在護到腰部腎臟命門的地方,護好腰部再搓一搓,第五次雙手再搓一搓按摩雙腿、膝蓋,好了之後再來整個身體搖動,順時鐘三圈,逆時鐘再三圈,這幾個是打坐完之後的動作。

好,我們大家再來重覆做一次把這樣整個地次序清楚了才不會亂掉。好,我們第一次搓掌敷臉按摩眼睛、耳朵拉一拉,這樣感覺整個身體是會發熱的,第二次搓掌搓到雙掌發熱,護頭頂抓一抓,第三次再搓掌按住後腦、頸部,用大拇指按壓頸部風池穴這裡,再來耳朵拉一拉按摩,好了再搓掌,搓掌是要用力地搓到手發熱,再按住腰部搓一搓,好,再搓掌要搓到雙手發熱這樣才有效果,好,再來膝蓋按一按,大腿搓搓按摩,這個次序一定要弄對了,一打坐完就是這樣的次序,不要急著把腳放掉,這樣腳才不會受傷,再把雙手握住膝蓋,輕輕的扶助就可以,好,順時鐘的動一動腰部三圈或者六圈都可以,看時間上的允許,再來逆時鐘三圈,好了之後再看看是要如意坐或者是跨腿坐,這就是我們禪修完之後身體能夠放鬆的一個姿勢,把這個次序弄對了。

再來有幾個禪修的觀念跟大家做一個開示以及分享,關於《六祖壇經》裡六祖大師有特別的強調:「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離世覓菩提,猶如尋兔角」,這一個偈頌我們務必要深刻地去體會,佛法在世間,此世間是什麼世間!是我們所居住的世間嗎?還是我們色身的世間,這個世間所代表的就是一個大自然地本體實相,就是世間,此世間是我們身心的世間,《金剛經》提到「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六祖慧能大師本身就是因《金剛經》而得到開悟的境界,所以他本身在《六祖壇經》裡面自己開示這麼一段話,佛法在世間,也就是佛法與世間是不一不異,是不即不離,佛法不是另外有個世間的另一個現象找出佛法,或者佛法是否有它特別另外存在的意義,不是!佛法就在當下,包括我們的色身,我們剛剛在打坐是不是佛法!是佛法。

佛法談的是什麼?佛的法,佛法是一個對法的簡稱,這個法是佛所開悟的法,是佛所大徹大悟的法,我們把此法稱為佛法,也就是「覺」,覺也就是佛的法,也就是你相應於世間的正知正見,此法者為佛法,如同某個人創造發明,就像愛迪生發明燈泡,我們稱他是一位發明家,以他來命名,我們在這個世間,世尊已開悟這樣的佛法實相,我們把此法稱為佛法,是覺、正、淨之法。

佛開悟什麼?佛開悟世間實相,剛談到《金剛經》所說的「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一切有造作的法,無一法是真實存在的,如色身、世間,我們色身不斷的在老病死變化當中一刻也不停流,世間也不斷地受到時間歲月的轉換,也不斷的在變化,所以佛法在世間是要讓我們認知到無常、苦、空、無所不在,無常,不會因為你關心它或不關心它而無常與否,無常一直都在,白天與黑夜不斷地再吞唑我們的生命,我們不斷地面對無常,誰也跳脫不了,當你是一個修行者,一個了解到佛法之實相者,你不應該以世間我們所認知所體驗到這樣無常而影響了我們的智慧,不管白天與黑夜,不管世間如何的轉變,我此正知正念絕不退失,不因為白天有正知見而晚上就失去正知見,然而也不會晚上具足正知見而白天又忘失了正知見,這個正知正見是持續不斷的一直在我們的內心裏面產生正能量。

怎樣來捍衛著我們持續不斷的正能量?誠如剛才在打坐時,當我們的心不斷的往外攀緣,就是一直在尋找有為法,就是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就沒辦法真正的體悟到佛法的真如本相,因為你離世覓菩提,猶如尋兔角,離世覓菩提,離開此世間就離開了你心念的正知見再去尋找解脫方法,這就是猶如尋兔角,就是找不到!

世尊在《楞伽經》裡談到龜毛兔腳,兔子會不會長腳!烏龜有沒有長毛!就是沒有的意思,空談!雖然有兔腳的名稱,雖然有龜毛這樣的名詞,但這樣的名詞縱然存在也找不到這樣的一個現象,有兔腳這個名稱但實無兔腳,就是找不到!這就是離世覓菩提,離開了正知見而去尋於一切法的實相,是遍尋一切處了不可得,也就是要我們活在當下,了解到當下之正知正見,我們只管打坐不管世間一切的塵埃,自然就干擾不了我們,這明眼說相是讓我們了解到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你離開了世間到哪裡修行,無處可修,可是我們又不能染著於此世間,我們需要此世間作為我們修行的一個工具、一個方法,但我們又不能眷念它,最關鍵的就是在於我們這一份正知正見。

為何要聽聞佛法!為何要親近善知識!為何要有道場作為我們一個修行的依止處,假如沒有一個可親近道場作為我們的依止處,我們很容易迷失於世間的名利,所談的世間名利就是顛倒相,你以為世間的名利會帶來榮華富貴嗎!或者名利會帶來解脫嗎!不會,這就是世間所給我們的顛倒相,但是我們又不能染著眷念於此世間,所以離世覓菩提,猶如尋兔角,所以我們要好好地保持這份正知正見。

要怎麼保持!如我們在打坐,腰桿要挺直、舌頂上顎,然後牙齒微微扣住,縮下額,含胸拔背,可是當你的念頭散亂,自然含胸拔背、腰桿打直、舌頂上顎都鬆掉了,這麼一鬆掉你的念頭也不自知的跑掉了,跑掉沒關係!但當你覺察到時要趕快的再重複的檢查一次,要怎麼檢查?從頭頂到腳,第一眼睛微微張開,舌頂上顎、牙齒微微扣住、縮下額,含胸拔背,然後腰桿挺直,雙手結定印,這樣檢查好之後又只管打坐,只管打坐自然舌頂上顎就會看住呼吸,裡面有很多的妄想雜念就很快的拋掉了,自然它就干擾不了你,但當你的念頭跑掉自然你的坐姿就會跑掉,又再檢查一次,自然又恢復回來,這就是今天藉此機會跟你們有緣一直來此禪堂打坐者,把這樣的一個它不是技巧也不是技術,它是一個方法,什麼的方法,就是中道的方法,念頭跑掉姿勢絕對是跑掉,就稍微檢查一下,在檢查時是很快的速度,從上到下都再檢查一次,然後守住只管打坐,那個心就會再回來了,希望各位下次把這樣的功夫方法不斷地再練習操作,我相信你們打坐的功夫跟堪忍的力量絕對會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