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丈和尚-明靄法師開示語錄

精進禪修開示語錄

恭錄方丈和尚-明靄法師禪修28 開示語錄

今天要跟各位談一談關於修禪定跟修懺悔的關係,我們也許有較多的機會拜懺或拜願來懺除累劫的罪業,或者懺除我們無明妄想等等的雜染心,要修懺摩是否能夠間接地達到禪定的一個境界,禪定最基礎根本的功夫就是制心一處,也就是專注,心不散亂,但是,在懺摩的當下是因為我們有善知識有聖言量的指導,而讓我們能夠瞭解到我們現在業報相續的顛倒想,都因一念無明妄動而起,所以業報相續不斷,這業報相續不斷累劫以來都是殺、盜、淫三業,殺生,偷盜包括攀緣,盜取一切不屬於自己的東西,還有淫慾,有這樣的種種過患,才有業報相續。

因此,我們在懺除地當下是不再生起殺業等等所帶來的過患,也就是終止截斷貪瞋癡,貪等的種種過失能夠截止截斷,那麼我們的心就不會往外攀緣執著,在這樣的當下這個專注的功夫自然會成就,這樣的修懺儀是可以漸次的達到禪定的境界而所獲得的智慧,但是,當你在修懺摩的當下,心務必要專注,然後帶到心和境,所謂心境合一不染著,所謂「心境合一」,能緣之心跟所緣之境,當我們的心跟境就是「觸」、「受」、「愛」,心對境接觸之後不再生起「受」的妄念,自然愛染心就斷了,六根對六塵自然會接觸,但是,你不生起貪愛等心,那你業報相續的顛倒想自然就能夠透過這樣的用功能夠截斷。

我們現在修禪修不是只用於壓抑的讓你的心不忘攀緣,或者用強壓式的方法讓你的心控制不起欲望,這樣的方法是錯的,世尊說這樣就像石頭壓草。所以,我們在禪修跟外道,佛教以外的宗教也有人在修禪修,我們之所以跟他們不同的並不是我們要表現跟他們有不一樣的功夫,而不同的在於我們認識到貪等的過患而導致我們業報相續直至今日不得解脫,我們要修禪修是要讓我們的「心」和「境」接觸的當下不再領納接受遍計執所生起的種種妄想、無明。

整天下來我們的六根接觸了多少的外緣,我們的心想念過多少的認識作用而不斷的流離顛倒,所以六根對六塵的接觸當中不斷地一直領納接受而不得自在,領納接受之後又起貪愛,又再業報相續,所謂業報相續也不只是今生到來生,業報相續最簡單的就是我們每一天都在這貪愛等妄想當中不得解脫,我們的貪愛心太深厚了,我們透過修禪修的方法,是要截斷我們的「心」跟「境」所起的觸、受、愛、染等過患,所以,千萬不能只是用強壓式的,或者你只不過是想要打坐的當下讓身體柔軟點,腿的功夫好一點,這樣的方法基本上都不符合於「道」,這個「道」就是解脫道,也就是佛的知見道。

因為佛教之外的宗教或者修禪的方法他們都有很多的功夫,打坐的技巧功夫也都很深厚,我們唯一跟他們最大的差異性是我們知道無始劫以來的業報相續,從打坐的當下只管打坐,就是為成佛而來,因此,我們的禪堂又稱為選佛場,選佛場就是你的心是否有回到你本來的面目,我們無始劫以來流離顛沛直至今日就是一直的顛倒想,顛倒想讓我們起惑造業,起惑造業又受報,就是惑業苦,惑就是無明,我們不知一念無明妄動從何而起,但這一念妄動無明就讓我們的身口意造作種種的過患,身業-殺、盜、淫。口業-惡口、綺語、兩舌、妄語。意業-貪、瞋、癡。所以就是起惑造業,尤其最深厚的業就是「殺業」跟「欲望」而不斷地生死相續,就是苦的果報。因此,我們要依於戒定慧之方法,我們進入禪堂就有禪堂的戒,不單單只是規矩,包括我們對三寶的那份恭敬絕不退失,最根本的戒就是信念成就,對三寶的恭敬信念不能有一絲絲一毫釐的動搖,假如你對三寶的信念有一毫釐的動搖,都極可能把你所建立之福報功德吹散掉。

為什麼一毫釐一絲絲的動搖信念會讓我們退道?因為一念妄動都足於讓我們造生死業,更何況你一毫釐的信念退失,也足於讓你的福德資量也退失了,因此,我們要嚴持戒法最根本之基礎就是信念要成就,對三寶之信,這個「信」不是只有深淺的相信而已,此「信」是因智慧而信,此「信」是因佛所給予我們的解脫道能令我們獲得解脫。

「念」就是要正念相續,意念不忘佛陀所教化,善知識師長之教誨,就是信念成就,這就是「戒」,乃至我們的五戒、十戒、比丘戒、比丘尼戒、菩薩戒等等,最根本的還是信念成就。

在《經典》裡面的信念,對善知識師長的教育信念也不動搖,戒定慧的「定」,心的專注,願為眾生服務的那份功德,你也不會退失,不會覺得你在為眾生為道場,對修行所付出的時候,你不會覺得是在為別人做事,反而很清楚是在累積成佛的資量,度眾生的緣分,記住!你是在成就你成佛的資量跟度眾生的因緣,這就是「定」的功夫,不動搖了,智慧,這個慧是解脫慧學,解脫的智慧,此「慧」一成就如同虛空中有太陽光一樣,所照之處皆是光明,無有黑暗,虛空中之陽光不妨礙虛空之成就,虛空之成就也不妨礙陽光之照射,稱為融合為一、光光相攝,這就是我們如來心之本來面目,也是《金剛經》所說的「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今天跟各位談的有比較深刻的佛法之體驗,但是希望各位能聽得懂,整個重要之概念就如修禪修的時候一樣要專注要信念成就,尤其要告訴自己,我們是為成佛而來的,千萬不要把禪修的方法只是讓打坐時腿的功夫有軟一點,覺得我今天打坐不打瞌睡!不會亂想了!不能只因為這樣的一個小成就,而就認為你的功夫夠了,這還不夠!這些只是一個過程,你要一直打坐,只管打坐,坐到整個塵埃脫落。

所謂塵埃脫落就是煩惱習氣的脫落,就像金礦,黃金還沒有煉制成就之前叫做金礦,這金礦還有許多的雜質參雜在裡面,當你把這些金礦中的雜質給鏟除了,所剩下的就是純金,就是本質,回到本來的面目。我們現在打坐用功只不過把我們累劫以來的那個染著的習氣煩惱給脫落了,存下來的就是我們的清淨心,不會退道凡夫位,我們要朝這精神理念目標不斷的自我成就,務必要把它記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