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丈和尚-明靄法師開示語錄

佛七法會〈不離依善知識〉

佛七法會〈不離依善知識〉
恭錄方丈和尚-明靄法師開示語錄

佛陀的弟子當中有舍利弗尊者跟目犍連尊者,這二位是佛陀在弘揚佛法非常得意的門生,我們也有奉請佛陀十大弟子在桃園佛教蓮社供養,舍利弗尊者跟目犍連尊者,這二位尊者在還未親近佛陀時,一開始他們是婆羅門教的修行人,當時他們二位的感情非常的好,對於他們的道業二人會互相的關心和鼓勵,在他們的修行道上已培養了很深的感情,雖然他們不是親兄弟,不過,在他們的修行生活當中比親兄弟更親,舍利弗尊者跟目犍連尊者,一直發覺他們在婆羅門教裡的修行生活,雖然很努力認真的在修行,但是,智慧還是無法達到解脫的境界,雖然有禪定的功夫,但是雖有入禪定煩惱還是出現,他們二位也覺得非常的苦惱,於是他們就互相的勉勵說,我們二個應該再出去親近善知識,也就是說尋師訪道,去尋找比他們的智慧更高尚、莊嚴、圓滿的大智慧者教育他們修行,舍利弗尊者跟目犍連尊者二個就互相約定,我們二個如果有誰先找到明師,就要共同的邀請誰加入明師的教育,不可有妒嫉,也不能有瞋恨,反而要互相的勉勵,在修行上互相的鼓勵跟關懷,二人互相約定誰先找到善知識,就由誰先來引導親近善知識,兩人互相約定後,就互相道別的離開了。

二人各自去找尋明師,在那當時佛陀正在鹿野苑,也就是初轉法輪的地方鹿野苑,鹿野苑最初比丘只有五位,其中有一位是阿說示尊者也就是馬勝比丘,這位馬勝比丘長得非常的莊嚴,一看到他的威儀就讓人感動,也就會生起恭敬心,馬勝比丘的威儀可說是世間稀有,有一天,馬勝比丘出來托缽,在托缽弘法的時候,他走路的狀態,他的威儀使人歡喜,讓人一看就知道是一位大修行人,在舉手投足之間都展現出他的莊嚴跟智慧,可以說他的每個動作會讓人起歡喜心,包括他的笑容,讓人覺得修行人的確就是有那個威儀跟德行,當他在托缽的時候,正好舍利弗尊者當時是一位婆羅門教的修行人,但是舍利弗尊者的境界也是很高,要能夠教育舍利弗尊者的,恐怕不多,當他再尋師訪道,找尋明師的時候,一直無法找到比他修行智慧更高的人。

正好此時遇到馬勝比丘在托缽,讓他看到覺得怎有這麼莊嚴的比丘!怎有如此的修行人,讓人一看到就會有感動,他的境界是如此的高超,由此可見,他的師父的智慧是更加地圓滿,他的師長的智慧更加的究竟,所以,讓舍利弗很想要親近,這時候,舍利弗尊者上前問馬勝比丘:尊者,你的威儀如此莊嚴,你的師父平常是如何教導你,你的師父又是誰,能把你教導得這麼有威儀又莊嚴,實在令人感動!你是否能夠教我,你的師父平常怎麼教你的,馬勝比丘一看到舍利弗尊者這麼恭敬的請求他的開示,這個馬勝比丘非常的恭敬,把他師父所教的跟舍利弗說:我的老師就是釋迦牟尼佛,我的老師釋迦牟尼佛時常教導我,「諸行無常,是生滅法」他只講了一句,後半段就請你去親近我的老師,由我的老師釋迦牟尼佛來為你教導,來為你傳授佛法。

當時的舍利弗尊者一聽到「諸行無常,是生滅法」,如雷貫耳,我們現在聽到覺得很平常,好像時常聽到這句「諸行無常,是生滅法」,在那時候能聽到此開悟者所說的話,非常的困難!在當時佛陀教導弟子都是用口述,不像我們現在有文字,當時沒有文字可記載,師父一講完就結束了,所以,要聽到善知識跟我們講出這句「諸行無常,是生滅法」,在那時代要聽到是非常的困難,因為佛陀當時的教法是口口相傳,佛陀如是說,弟子如是學,就是這樣,因我們現在有文字記載,覺得這句很平常,當時的舍利弗一聽到「諸行無常,是生滅法」,他內心之感動,感受到我修行這麼多年以來,為何連此道理我會不懂!為何連世間無常這樣深這麼好的智慧,我都無法體悟!今日還有生命能夠聽到這樣好的佛法智慧,我應該馬上去親近釋迦牟尼佛,來為我講出後段句子,讓我好好地在修行當中精進用功,離苦得樂。

當時的舍利弗尊者馬上前往佛陀所居住的環境,此時,佛陀正為他的弟子說法,當舍利弗走過來時,世尊跟所有弟子說:這個弟子舍利弗將來會成為我們僧團中的領導人物,他將來會成為僧團中的一位大弟子,他覺得非常得好奇!他到底是什麼因緣,佛陀說:舍利弗在無數劫也是發大願,若有佛出世,若有佛陀出現在此世間弘揚教法時,他發願將來成為他的弟子,來成為他的大弟子,遵循佛陀的教法,實證佛陀的教法,而讓更多的善男子、善女人肯定佛法的尊貴,這是在《法華經》裡所說的,所以,佛陀就先跟大眾說:這位舍利弗過去世就有發願,有佛陀出世在世間弘揚佛法,他將當他的弟子,要遵從佛陀的教語來修行,來體悟佛陀所教育的佛法,這時候,僧團中的比丘對舍利弗生起非常的恭敬之心,舍利弗不是這世才來,是過去世就很有境界的修行者,他是發願再來,所以是來圓滿菩提的。

當舍利弗走到佛陀面前頂禮時,舍利弗就跟佛陀說出他遇見馬勝比丘的經過,馬勝比丘教我佛法,他跟我說:「諸行無常,是生滅法」,請示佛陀後半段又是什麼呢?佛陀當時就收了舍利弗為弟子,跟舍利弗說:「生滅滅已,寂滅為樂」,當舍利弗一聽到這句話,「生滅滅已,寂滅為樂」,這生滅的法,生滅法本來就是如此,我們不染著於生滅法的執取相,生滅滅已,寂滅為樂,此寂滅就是不動之意,是如如不動的意思,無論世間諸行無常如何變化,內心有一個不變的真如佛性,稱為寂滅為樂,生滅滅已,寂滅為樂,此寂滅就是我們的真如本性,如果能夠找到內心當中的清淨本性,你就不會受到世間的諸行無常來影響到我們的智慧,當時的舍利弗一聽到這後半段句子後,就一頂禮下去,馬上就證得了阿羅漢果位,確實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修行人。

「生滅滅已,寂滅為樂」,是要讓我們體悟到,我們每個人本來都俱足真如本性,我們的內心很容易向著外面攀緣,向外追求外景的真實相,但是,我們無論如何的追求外景的真實相,沒有一項是真實的,沒有一項是永久的,所以,我們要了解「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已,寂滅為樂」,就是我們不會迷失於身外萬物,我們會安住在我們的內心,得到清淨法喜之樂,這才是我們要修行的。

今日我們來念佛,就是要透過佛陀的功德力,讓我們找到真如本性的清淨心,不再顛倒,不再迷失,不要再去尋找外面虛妄的世界,因為虛妄的世界,入果我們一執著,可能會造成我們的煩惱跟痛苦。

舍利弗當時聽到佛陀的教法之後,得到大智慧,他內心非常的感恩,馬上想到目犍連尊者,他不曾覺得自己得到大智慧已開悟就忘了目犍連尊者,他馬上去找目犍連尊者,告訴他:我已碰到了善知識,我已得遇明師釋迦牟尼佛,他教導了我佛法,後來舍利弗尊者又把目犍連尊者帶進了僧團,所以,有舍利弗尊者就有目犍連尊者,有目犍連尊者就有舍利弗尊者,這成為我們佛教僧團當中非常莊嚴的一個修行結合。

師父說這一公案最主要有二層意義,親近善知識,我們親近善知識有二種善知識我們務必一定要牢牢地記住,善知識的重要。第一教授善知識,第二同行善知識,這二個都不能缺少,第一親授就是教授善知識,就是教導你佛法的,指導你佛法的師長,無論是剃度的師長,或者是在你受戒教導你佛法的師長,給你正法的師長,我們都應當一一的恭敬心來學習,尤其是教導我們法身慧命者,因為有了法身慧命,這一份的功德而讓我們可以在佛法的修行上,有親教師的指導,他給我們二個重要的修行安養,第一民生安養,第二解脫的安養,這是只有我們的親教師,也就是教授善知識能夠給我們的。

第一民生安養,提供讓我們有住的環境,有飲食、衣服、醫藥、臥俱的供養,有四事的供養,在飲食方面要能夠吃得飽,有體力有精神可以修行,只要每一位無論出家或在家來到道場,只要你肯用功都有一份的供養,飲食、衣服,我們現在在僧團裡會有一些財務上的供養,讓我們自己去買生活所需,或多或少。

醫藥,我們僧團尤其在台灣大概都有給我們繳健保,這就是所謂醫藥的供養,讓我們在這方面無有罣礙。再來就是所謂的臥俱,就是住的環境,讓我們住的環境不用受到風吹雨打,或者露宿街頭,反而是一個尊貴的修行人,這就是民生安養。

我們的教授善知識,他能給我們解脫的安養,包括共修、佛法的開示,親自來為我們教導的教授,或者禮請高僧、法師、長老來為我們教授佛法,來教育培養我們,這就是所謂的教授善知識,沒有了善知識,無論是誰,包括師父自己本身,也因為過去在道場曾經受過佛學教育,受過剃度師長的栽培,受到傳法師長的栽培,受到我們桃園佛教蓮社法空老和尚的培養,今天才有這樣的一個工作能力,來為大眾為桃園佛教蓮社做努力,我也盡量地傳授佛法的教理,給我們解脫的安養,所以,我每一年都會禮請高僧法師來為我們開導大乘的法義,但是,我們本身在修行上自己要很努力肯付出肯發心,你肯努力肯付出肯發心,福報就會來,這就是第二要跟各位談的同行善知識。

同行善知識就是剛剛跟各位談的舍利弗尊者和目犍連尊者,這二個就是同行善知識,一起行走在修行上的同參道友,稱為同行善知識,也就是說,我們要交朋友就要交能夠幫助我們修行,能夠講正確方向的修行人,而不是一直跟你發牢騷,只是會給你負能量的,這個就不是同行善知識,這是你同行上的大障礙,包括我們在念佛,你念佛,人家一直告訴你,念佛沒有用,念佛能夠得到解脫嗎!甚至用很多負面的講法來影響我們的修行,這種都是錯誤,但是,我們要記得,在你越想要用功修行,這種的同行善知識會越來越欠缺,也就是說越需要,你沒有了同行善知識,你縱然有親近教授的善知識,有教授善知識可以引導你,但是,畢竟跟你日夜相處的同行善知識,他的影響力也很大,倘若他每天都跟你講負能量的,一天到晚告訴你外面哪裡有貪嗔癡可以追求,所以他的道心就會退,福報就沒了,所以第二很重要,就是同行善知識。

師父在修行的過程當中,我非常欣賞舍利弗尊者跟目犍連尊者,他們二個就是同行善知識,這是非常值得我們尊敬學習的,二個互相鼓勵,不會互相的妒嫉而且會互相的成就,而且當他們去親近佛陀的時候,佛陀還告訴他們,雖然你遠離了婆羅門教來親近佛法,親近世尊的教法,但一切都得感恩,因為有這麼一段的因緣而讓你真正想要找到解脫的力量,因為我們發覺到沒有解脫的力量,離開禪定的境界,煩惱還是一大堆,換成現在,我們現在的環境最需要的就是同行善知識,你自己去發覺每天跟你相處在一起的,他會時常告訴你佛法的修行,或他時常告訴你正能量的想法,還是他一天到晚就跟你嫌東嫌西的,這個環境哪裡不好,沒有一份的功德就沒有一份的涵養,就沒有福報,哪裡最好!二千多年前我們都沒碰到佛陀而解脫,今天還在這裡,我們每個人的業報都差不多,沒有誰較高誰較低啦!我要讓各位了解的是一個很重要的道理,同行善知識對我們的影響特別的巨大。

以前在圓光佛學院還有包括在研究所一直到龍山寺,雖然是在大團體,但是,師父的個人修行,在台灣是這麼的特別,男眾都是特別的少,那時候全班男眾只有我一位,在圓光寺待了十多年,來到龍山寺雖然很熱鬧,廟這麼大,就只有住一位法師,白天很熱鬧,晚上門一關起來就孤單單的一個人,我跟誰講話,我沒有同行的善知識可以給我正能量,我只能夠自己每天閱讀經典,每天大量的讀誦經論,深入經藏,把佛的聖言量就當成同行善知識在教導著我,當時的境界非常的多,人事上的種種境界,各種形形態態狀況特別的多,雖然身邊沒有特別的同行善知識,可是相對而來有很多的負能量,給我很多的負面,我當時確實內心有受到很大很大的一個思考,我真的要這樣堅持繼續走我這樣的修行路嗎!他們說在外面一場佛事就有很多的供養,我覺得這樣整天從早到晚都是錢的味道,不是佛的味道啊!我不覺得有吸引力,假如是這樣,當初我就選擇在家工作就好,我何苦出家呢!我還是在思考!但是這些同行善知識,也就是佛陀的經論,讓我不斷地深入,不斷的思考,倘若你羨慕外在的形象,要用外在的形象說誰好誰壞,那你早已陷入了一個最大的困難,什麼的困難?欲望,早就陷入欲望的陷阱,不可能會解脫的,不可能會自在的,不可能會得到智慧,因為,你所思考的都是用欲望為出發點而不是用清淨心為出發點。

有機會來到蓮社,受到大家的護持,然後慢慢的轉變,然後把過去所學習的,在出家修行生活上,我盡量鼓勵大家,要有同行善知識,非常的重要,就是大家一起修行,要互相的鼓勵,在言談之中要談的是正能量的思考,不然凡夫修行稍微不盡人意就會說出內心的煩惱和痛苦,這樣只不過在製造自己的煩惱,不斷製造內心的痛苦,是不得自在的,一直煩惱身心病痛有誰能照顧,我們就要努力精進好好的修行,願面對臨命終時無障礙,「願我臨終無障礙,阿彌陀佛遠相迎」,這個才是我們要的,假如一直在考慮我年老生病了,誰來照顧我,這樣的想法,那你一定被照顧,為什麼?因為你就準備要讓人照顧了嘛!我希望不被照顧,我希望阿彌陀佛來接引我,這才是功夫啊!你的心如一直放在我年老要有人來照顧,這樣年老就無法自在,那個照顧不是陪伴的照顧,你對阿彌陀佛這麼沒信心!那你才會依賴一般世間人所說的誰來照顧我,為何不依靠阿彌陀佛的本願力,阿彌陀佛你來接引我吧!要有此大魄力,這才稱為修行。

而不是一直擔心腳如不能走,等誰來照顧!那時候只要拼命用功念佛,阿彌陀佛就會來接引,我們要想今生今世如果沒有同行的善知識,有人跟你說不用做到那麼累,會累死人,做,絕對不會累死,能做就是還能動,才會有福報,所以我們的心要放對方向,同行的善知識會教導我們,他會教導我們怎麼解脫,怎樣修福報,會教我們怎麼做能充滿智慧,你的福報、智慧俱足,自然會得到龍天護法的護持。

剛有個菩薩打電話告訴我一個好消息,雖然他當時碰到很多的境界,但是他發願一心一意的護持三寶,要把所有一切的能力也護持三寶,所以他纏鬥幾年的官司到最後終於還給他一個清白,他全省各地寺院只要有需要,他都盡能力的去護持,得到這個好消息,就打電話先跟我報告,我也隨喜讚嘆他,也因為他的熱誠,因為他對佛法的那份信心,從來沒有懷疑過,他覺得他所做的都是為了三寶,我覺得這是一個最直接感應到的,所以,我們要把方向放對位子,這樣的修行才會有功夫,我們不期待世間能給我們什麼,我們只發廣大願,願當生成就。祝福你們,阿彌陀佛。